1. 人网首页
  2. 文学
  3. 散文杂记
  4. 人无论走多远,永远牵挂着家乡的那条小路...

大发六合官方网站—全天最准大发快三

作者:开拓无限 时间:2019/2/26 22:38:08 6083人参与 2 评论

人无论走多远,永远牵挂着家乡的那条小路...

家乡的小路

作者:开拓无限


随着农村村村通工程在广大农村的实施,农村的路变宽了,水泥硬化后也好走了,村和村之间的连接也方便了。 但那些曾经承载上百年沧桑,见证上百年历史的很多小路逐渐退出历史使命,在杂草荒芜中,在沿途破损中逐渐走向了消失。消失的不只是路,而是熟悉这条的路的一份情感,一种乡愁。


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 是的,时代是进步的,是不可逆,也是好的。但怎么能忘记在这些路上走过的日子,不管是行色匆匆也好,还是闲庭信步也罢,不管是三五同行,还是独自徘徊,那些路总在那里迎你走过来,送你走过去。

我们院子的坐北朝南,有三条小路,将院子和外界连接,左手东边的名沙子路,大部分和水泥路重合了,西边的路通向井水处,也大部分的水泥路重合。向北是一条通往后山的路,现在还是原来的样子,但树木茂盛了很多,有的地方挡住了人通过。院子的对面是一条小溪,很小有人经过,几乎荒芜了。


东西方向的小路,在上百年的历史中承载了院子里日常生活的往来,在这两条路上,我们周氏族家族,在某个时候从远方搬迁过来,在这里定居住。主要的原因是一个半围的后山挡住北风,和院子西头的那一泓清泉。



东边方向的沙子路,每天给院子里的人迎来朝阳,但每隔几年就会送走院子里故去的老人。生老病死是人之自然规律,也没有什么好忌讳的。年少的我不曾往深里去想过这些生命承重的东西。 只见路上的一群人,围着一个8人抬的黑黝黝的棺材,棺材上放着一只大红鸡公,前面几个带着白帽,捆着白布的人,有人拿着一个用红条捆着的牌子,有人拿着一个用白纸剪满空格用竹条穿着的领花。他们缓缓的倒退着走,也有一些女人,哭着爹爹爷,妈妈娘的,声音比较凄凉。队伍行进中,不断有人放鞭炮,锣鼓和钹?,有规律的敲了起来,几个唢呐师傅鼓着腮帮子,手指在唢呐的孔上起起伏伏,凄凉但又大气的送葬曲飘荡在空中,还有人举着一个有三个眼的铳,不时的点燃引线,然后举了起来,就听到空中,铳,铳 ,铳的巨响。在路的前头,一般会有一个老者,提着一个篮子,随手扬起有一张张纸钱,口里唱着,"路上孝子慢慢游哦,大水总是向东流,”。走者,走着,就到了一个岔路口,在这里,以前的送葬路,和现在的水泥马路就分开了,那些曾经沿着小路归去的魂,在七月半的时候会迷路吗?



    西边通往水井的路上,每天早晨和傍晚,总是湿辘辘的,有用木桶挑水的人,也有用当时最新流行的铁桶挑的,吱吱呀呀的声音,仿佛一手简短的进行曲,也有刚学会挑水的半大小伙,掌握不了平衡,扁担横着,半桶水晃荡着。这条路因为是通往耕地的主道,所以一般一年四季多忙碌着。有开春后,背着蓑衣牵着牛,打着赤脚,扛着犁,耙,进行春耕的父老乡亲。有在金黄夕阳余晖下,一队队扯猪草归来的小媳妇,她们一般会在路边的池塘边把猪草洗干静再背回,只见一把把嫩嫩的鹅猪草,在悉悉索索的水声中洗的干干净净,有时候池塘的水浅了,她们弯下要去,在不经意中,会看到洁白的乳沟随手在水中挥舞而在颤动着,那微微翘起的臀仿佛是一件艺术品,但比艺术品多了一份生气,不像中年大婶那样的肥肥跨跨,不像少女们那样的含蓄收敛。无论从那个角度去看,现在回想起来,总有一种看不完,看不够,欲想多看,又不能看的这样的感觉。多一份太多,少一份太小,无论从那个角度去看,多有一种恰到好处的中庸之美。如果非要借诗来形容的话,诗云,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一眼之后,是不能多看的,世界很多东西是这样的,属于自己的只能在瞬间去欣赏的。

北边通往后山的路,变化不大,还是小路,这条路有着太多的童年乐趣。那时后,院子里有很多牛,每天下午。大家多把牛群由此赶上山,在进山口,有几处小泥塘。牛一般到这里,就伸长脖子喝那脏水,喝饱后,就在里面打几个滚,让身上沾满泥,这样防止蚊子叮咬,就爬起来,去山里吃树叶,吃草。牛进入山以后,放牛人就轻松了,他们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扑克,或三个,或四个的打起牌来,那时流行玩法有5 10 k. 红A. 独A.。民风淳朴,不赌博,输的人会挂用纸做的胡子。牛边吃边走,所以玩一会儿,人要跟着牛走。有时候人忘记了,跟不上牛,牛可能偷吃的别人的农作物,所以时不时在老远就听到有妇女在高声的骂着人,哪个天杀的,菩萨打的,看牛不长眼,把我的菜吃完......我们躲在隐蔽处,并不害怕,有时候还模仿那个妇女,手一拍,再一跺脚的样子。

山对孩子们来说是神秘的,是富有的,这应该源自于人的森林情节,人是从森林中走出的,对森林有一种天然亲切。走在后山的路上,每每走起,多小有趣的往事记忆总是一幕幕涌现。那时候,农村普片比较穷,烧不起煤炭,电气燃具也没有,大家多烧柴。其中松树的干松针是很好的引火的材料。一天,我和一群比我稍微大一点小孩子去山里捞松针,他们多比我大,一有松针的地方,他们就哗哗的用抓耙给抓完了。天快黑了,我的背篓里还没有几根。心里很着急。因为这样回去会觉得很没有面子。心里多快要哭了,一个小哥哥,看穿了我的心思,他说,他有办法。我还以为,他会分一点松针给我,谁知道。他找了几根树枝,在我的背篓上方支起了一个小架子。然后把我的松针放在上面,这样,我的背篓,也看上去是满满的一筐了。我居然也信了,回到家里,奶奶看了我的背篓,表扬我追求上进,批评了我爱慕虚荣。

现在回到家乡,走到后院的小路上,两边的枫叶树高了很多,一颗颗的枫树,在秋天,火红的枫叶在微风的吹拂下,像跳动的火苗,偶尔也有也两片随风飘落下来。此情景,当然也会,想起一些古诗。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深处有人家,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这首诗的第二句的深字,有的人说用生字更好。我也认为用生字更好,白云深处,只限于作者所见之处。而白云生处,超越了视线,有云的地方就有人,虽有点夸张,但更有浪漫和想象力。诗的第三句,停车坐爱枫林晚的 ,坐字用的比较好,有人说为什么不用立,或者站呢,这样视线更广。细想一下,坐字,写出作者的一种从容,慢慢品味这自然的美景,和自然融为一体的心态。而站,或者立。是一种匆忙,或者征服的态度。 这样能品味到自然之美吗?


院子对面的那条小溪,在村道没有硬化前。溪岸边是不进入院子的人主要通道。因为这条路是通往市里最近的小路,所以一年四季总有南来北的人,经常见有人到挑着粮食,或捉着鸡鸭,提着鸡蛋,或者提着其它特产品的在早晨带着满怀的希望走到市里去卖,下午回来的人有各种各样的表情,有高兴哼着歌的,有满脸忧愁的,有东西没有卖掉挑着回来的......也有一些不是上街的人,他们是去做人情的,他们或提着篮子装满礼物,或者拿着鞭炮,口里吐着瓜子壳,或者高声嘻嘻哈哈的谈着村井俗事。每逢节日,有定了婚的青年男女提着粽子,鸡蛋之类的东西从溪岸边走过。他们走路的距离,在开始是有点远的,后来慢慢变近了。每当女方走路的脚步从轻快,变得有些摇晃的时候,那离溪岸边,热热闹闹抬着嫁妆经过的日子就不远了。

这些小路,曾经见证了村子的变迁,承载了那里的人曾经在这些路上的各种心境,虽然世间无永恒,从长远历史长河中去看,人总是在不断迁徙的。但对个人来说,那些走过的小路,如一首乡愁的小曲,如一首情怀小诗,如一幅优美的画卷......如果这些还不能表达。那么,总会有一种只可意味,而不可言转的东西在人的心间。


3
渡头桥的传说
相关链接:  http://www.shentu2011.com/WenXue/2006269894.html
分享到:
资讯上传:开拓无限     责任编辑:人网   

网友评论

网友评论不代表人网立场哦!请文明发言,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(*)

2条评论

还没登录,马上登录! 或立即注册
请登录
热门评论

作者资料